• 省政府新聞辦批文·浙新辦[2008]17號

  • 龍灣區唯一具有新聞發布資質網站

  • 溫州市第一批文明網站

  • 溫州市網絡文化協會理事單位

  • 市級青年文明號參賽崗

微信 新浪微博 APP

您所在的位置: 您當前的位置 : 龍灣新聞網  ->  新聞中心  ->  溫州新聞 -> 正文

泰順柳峰鄉:牧歌小鄉“牛勁”足

2019年07月15日 11:24:00來源:溫州新聞網

  溫州網訊(記者 郭樂燕)柳峰敬牛,當地自古以來有“牛歇節”以及斗牛祈福的習俗;

  柳峰養牛,全省首個歐洲風情牧場“云嵐牧場”就坐落在此;

  柳峰“很”牛,鄉內牧童短笛雕塑、牛角路燈、石雕牛等牛元素隨處可見。而更深受當地群眾好評的是,當地干部將牛的“精氣神”,使在打造“牧歌小鄉”工作中的點點滴滴,憑一股子“俯首甘為孺子牛”的“牛勁”,一步一個腳印地耕耘,去年,這個原本臟亂差的山區鄉創成小城鎮省級樣板鄉鎮,全鄉7個村集體經濟收入同比增長47.59%,柳峰鄉連續兩年獲得全縣二類鄉鎮年度考核優秀。

  “犁”出一片新天地

   打一場鄉貌“翻身仗”

  從老58省道進入柳峰鄉,干凈的道路兩側,點綴著樹木花卉,家家房前屋后整潔了,“空中蜘蛛網”早已沒了蹤跡。如果兩年前來過這里,雞鴨隨處跑、商販占道經營等小鄉鎮“頑疾”,柳峰可一個不少。

  在人口不足萬人的小鄉柳峰,鄉政府所在地的墩頭村集中了四分之一人口。“現在走在村里,說實話真有點小自豪,縣內多個鄉鎮甚至臨近的福建鄉鎮都來我們這學習考察。”然而,在2017年新上任之時,墩頭村村委會主任顏余懷還心懷忐忑,別的姑且不說,過去村里幾步一個旱廁,全村有近200座,不僅難看難聞,還滋生病菌。

  從外地回到家鄉,最讓顏余懷皺眉的是村里的環境衛生,最先打響的也是“廁所革命”。

  “要發展,先要改變村貌。”顏余懷也知道,要改變村民長期以來的習慣有多難,為此,他和村兩委準備了一份宣傳單,顏余懷和村黨支部書記毛達平挨家挨戶上門溝通。從2017年6月,村里黨員干部帶頭拆,花了近一年時間,終于拆除了全村旱廁,還新建、改建了11座農村公廁。“也沒有什么秘訣,就是村班子團結,耐心和村民溝通。”說到這里,顏余懷有些不好意思。

  2017年底,柳峰吹響了小城鎮綜合整治的號角。在“車亂開、道亂占、線亂拉”等六大專項行動中,副鄉長雷大良就分管著3項。

  “到處亂搭亂建、雞飛狗叫,又剛在臺風中遭了災,可以說是無從下腳。”說起2016年9月來柳峰赴任時的“初印象”,雷大良一個勁兒地搖頭。漸漸恢復了城鎮秩序后,便開始了全面排查,哪些桿線影響美觀和存在隱患?誰家有亂搭亂建雞鴨棚?

  摸清了底細后,雷大良帶領鄉、村干部忙活開了。線亂拉的整治方案從最初預算幾十萬元提升到600萬元,整治范圍從最初的主干線,一直改到福建交界。累計減少桿線24根,移除更換了20多處,并對鄉內建成區的弱電線路進行整合。最讓鄉村干部費了一番口舌的,是拆除雞鴨棚、清理房前屋后垃圾和違建。

  一戶老人家在路邊建了個“灰斗”,雷大良連續去了一個星期,終于做通了思想工作;當時連著下雨,但干部們還是冒雨拆除違建,“不是等不起,就怕村民反悔”……從一座旱廁、兩平方米藍色屋棚里一點點“摳”,柳峰鄉累計拆除違建1.2萬余平方米,犁出相當于兩個足球場大小的新天地。

  如今,拆除的違建、雞鴨棚、旱廁已被花壇、停車位、小公園取而代之,占地一畝的曲洋公園成為當地“臟亂差”轉身見證,過年回來的村民都驚喜于鄉貌變化之大。

  “犟”出一條脫貧路

   借錢消薄又蓋新樓

  在梧村村,一處三層兩棟的新大樓格外醒目,工人正在忙著內部裝修。

  “這村委樓再過兩個月就可以派上用場了,能看書、電影,能擺宴席。”雖然還沒落成,村民們每天都要來附近轉轉,看看最新進展,人人都夸“女當家”有魄力、腦子活,沒錢也能借錢蓋新樓。

  如今擁有全鄉最氣派的村委樓的梧村村,曾經的村委樓是用了幾十年的危舊房。“村委樓一直想建,但村里一直沒錢。”該村黨支部書記鄭小清告訴記者,老村委是建于70年代的村小,二樓年久失修地板早爛,只有樓下一間辦公室能用。甚至每次遇到臺風天人員轉移,村民們都只能躲到別的村。一次縣委組織部部長林丹艷到村里調研,感嘆說這是她見過的條件最差的村辦公樓。

  這樣等了一年又一年,直到2017年年底的一天,鄭小清看到縣里鼓勵建設文化禮堂的文件。“我當時就想,有好政策幫咱蓋新樓了。”鄭小清馬上請教了鄉里領導,最終打包整合了村民中心、文化禮堂、避災安置點、家宴中心等各個線口的補助資金。“補助金加起來有100來萬元,再加上村里自籌的60萬元,再借些就夠了。”2018年5月,新村委樓動工那天,鄭小清比自家蓋新房還高興。

  “沒有黨的好政策現在還蓋不起來,接下來我們要以此為平臺,打造黨建樣板村呢。”說起村子的未來,鄭小清嘴角含笑,今年45歲的她已連任兩屆村書記,當了十幾年的村干部。村民們信任她,不僅因為她年紀輕、會學習眼界寬,還因為她有股犟脾氣、說到的事總有辦法辦成。

  村里高標農田田間道路建設需要用到村民梅曉輝家的農田,他家人都同意了,在外務工的梅曉輝回來后不同意,鬧得很兇。鄭小清和兩委干部三番五次解釋,最后鄭小清說:“不要鬧了,我家的田隨你挑一塊去。”梅曉輝說:“路又不是你一個人的,干嘛要你的田。”今年回家,他還兩次參與到村里環境整治行動中。受鄭小清影響,建設其他項目,政策處理時,鄭芝懷、鄭偉宗、王行魏等多名黨員干部也紛紛帶頭拿出自家的地。大家開玩笑說,下一屆不能再當了,再當就沒地種糧了。

  村里要發展,離不開項目的謀劃。去年,村兩委將村里2千多畝生態公益林打包,向銀行貸款了75萬元,再加上縣里補助資金全部入股水電站,每年能收益9萬元。“今年,我們村集體收入預計能達到30多萬元,經營性收入有望突破15萬元。”鄭小清信心滿滿。

  村民王行湊至今記得個子小小的鄭小清,在村民代表大會說的一番話:村子在山區條件有限,發展沒路子,我們這一代人一定要抓住這個機會,讓以后的日子好過點。泰順縣委組織部有關人員稱,像梧村村這樣用生態公益林貸款消薄的做法,在全市還是首例。

  這股“牛勁”從何而來?鄭小清笑著告訴記者,家里人只說她是“一根筋”,做這么多事只源于肩上沉甸甸的責任——為村服務。這也是為什么年紀輕輕的她,沒有像許多同齡人一樣離鄉,而是選擇堅守這個大山里的小山村,繼續為責任而“犟”。

  來源:溫州日報

[編輯: 陳靜] 
分享到:
下載

微博